冬之蝉

狗只能活十几岁。







灰鹦鹉的寿命有五六十年。










父母不可能跟你一辈子。












“我一辈子都爱你。”

怎么会爱上了他

(深夜持续失眠,摸个鱼)
(双性转?)

――――――――――――――――――――    







   魏无羡最近迷上了第五人格,非常热爱舞女和盲女。

  某日深夜魏某人肝得正嗨之时,突如其来的一阵头晕目眩让他成功倒了下去。

   悠悠转醒,揉了揉太阳穴,稍稍呆了片刻,魏无羡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好像说要带室友他们来着...不过这把估摸也稳了。  

   一阵阴风刮过,吹得他瑟瑟发抖,这才彻底清醒过来。  

   ...或许没有清醒比较好

   捏了捏身上的小短裙,瞅了瞅周围华丽又诡异的旋转木马过山车,魏无羡使劲揪了自己的脸一把。

  妈 的,真疼。

  妈 的,真刺激。

  这他 妈真的不是因为挂机然后他们把自己扔去荒野求生了??!

  说不定老 子还会遇到贝爷和他交流交流美食心得。

  魏无羡一边脑壳痛的脑补,一边迅速冷静下来仔细观察周围环境。

  月亮湖公园石锤了。

  脑壳更痛了。

  要是现在再晕一波能不能回去?

  当然是不可能的,魏无羡叹了口气,心道走一步看一步吧,开始凭着游戏经验背地图找机修。

  然后他凭着自身爆棚的欧气找到了叽。

  然后魏无羡再次刷新了三观。

  只见蓝忘机悠悠的向他飘过来,一身华丽精致的白衣裙,羽袖随风哗哗作响,额间系了条一指宽的白色抹额,和乌黑靓丽的长发在身后肆意飘扬,手上轻轻敲打着一把鎏金扇子。

   当真是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

   然后魏无羡就差点牡丹花下死了。

  蓝忘叽越来越接近,魏无羡才被自己剧烈的心跳声惊醒,自己现在的人设是求生者,蓝湛虽然和他是同学,但到底是敌是友目前不清楚,三十六计,先跑为秒。

   幸好魏无羡及时反应过来,离被砍只差那么一点的时候跑到板后迅速拉板精准无误的砸到了蓝忘机身上,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接着转身就找了个墙翻了就跑。

   魏无羡往后瞅了瞅确定人没跟来,找了个比较隐蔽的地方一边修机一边思索蓝忘机到底认没认出自己,按理来说虽然自己穿了小裙子但是脸应该和他一样没有变啊,可如果蓝湛真认出了他不会连话都不说就直接砍人啊。

   好像监管者和逃生者是不能交流的,唉,这下连试探一波蓝湛是不是失去意识的机会都没有。

   所以。  

  到底谁他 妈能告诉他为什么误入游戏世界还能和那个一脸如丧考妣仇深苦恨的小古板相遇??怎么看这位雅正的兄贵都不会去把时间浪费在打游戏的好吧??!这也就算了可是为什么蓝忘机是大猪蹄子他是小可爱啊!
 
  不过话说

  蓝湛女装真的好好看~

  好看得都让他背诗了。

  魏无羡第一次觉得心跳加速真棒。




















大半夜鼓捣的,随便看看
个人游戏技术不是狠星,欢迎捉虫

  tbc(?)

评论

热度(16)